当前位置:主页 > 合同案件 > 合同案例 >
相关文章
    物业公司居间合同纠纷案例分析
    【裁判要点】 房屋买卖居间合同中关于禁止买方利用中介公司提供的房源信息却绕开该中介公司与卖方签订房屋买卖合同的约定合法有效。但是,当卖方将同一房屋通过多个中介公司挂 ...
    城里人买农村房受法律保护吗?
    案情回放: 王某系北京市密云县某村村民,在本村建有房屋三间。李某系北京市市民。2000年2月,王某与李某签订《买卖房产协议书》,约定王某将其在新农村的房屋三间以3万元价格卖 ...
    “掮客”行为的合同效力分析
    【案情】 原告陈某(女)经人介绍认识被告黄某。2009年5月18日,因被告许诺可以为原告的儿子安排落实工作,原告遂通过银行转账10万元款项给被告。当时被告承诺,如当年内不能帮原 ...
    新车是二手车的如何主张赔偿?
    2012年12月15日,原告杨某某与某某汽车服务 有限责任公司 (以下简称某某公司)签订《车辆定购合同》,以人民币398600元从某某公司购买奥迪Q5轿车一辆。2012年12月24日,某某公司陪同原告 ...
    如何认定媒婆收取“说媒费”的行为
    【案情简介】 单身男子刘某请求村里红娘赵某帮忙说媒,经过赵某的介绍与撮合,刘某和唐某终于走入婚姻的殿堂,刘某主动给了赵某5000元的说媒费表示感谢。婚后一年,刘某与唐某 ...
    合同只签字不盖章有效吗?合同怎么
    一、合同只签字但是没有盖章会有效吗? 根据:<合同法>第三十二条 当事人采用合同书形式订立合同的,自双方当事人签字或者盖章时合同成立。 不过,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合同成 ...
    夫妻一方将房屋抵押借款出借方已善
    我们都知道,对于夫妻间的共同财产的处分要经过夫妻妻双方的同意,没有经过同意而处分的,其处分是无效的。但是对于第三方是善意履行了的,是否有效呢?即如果夫妻一方将房屋 ...
    售票员看见乘客被盗未提醒的法律责
    【案情】 李某乘坐某运输公司的班车去往省城,当到达目的地刚要下车时,售票员张某对其说道:你的钱包被盗了。李某一看果然背包已被划破,钱包连同里面的4000元现金不见了,李 ...
    “驴友”在探险活动中受伤该谁负责
    当今随着社会的快速发展,许多崭新的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的生活观念发生很大的变化。为了调剂生活,追求刺激,驴友自愿结合外出探险、旅游活动应运而生。但是,由于各自因素的 ...
    宅基地“合作建房”纠纷案例分析
    近年来,随着社会的快速发展和城市的向外扩张,都市村庄拆迁已成为常见之事。而为了分得更多面积的安置房屋,得到更多的拆迁安置费用,一些村民想尽办法在宅基地上多建房的事 ...
“驴友”在探险活动中受伤该谁负责?

来自:易盈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2018-12-16    浏览 :

 当今随着社会的快速发展,许多崭新的事物层出不穷,人们的生活观念发生很大的变化。为了调剂生活,追求刺激,“驴友”自愿结合外出探险、旅游活动应运而生。但是,由于各自因素的影响,“驴友”上述活动中出现一些意外伤害事件。伤害事件发生后,遭遇到索赔难题,大多案件以调解方式平息,有部分案件以诉讼方式解决,但是,困于没有相关法律具体规定和在上述活动中提供证据较为困难,索赔之路并不畅通,那么究竟谁应为该类伤害事件负责?

  【评析】

  “驴友”一词源自网络,“驴友”是对户外运动,自助自主旅行爱好者的称呼。特指参加自助旅行、一般性探险、爬山、穿越等爱好者。上述活动具有以下特征:一是自发性。“驴友”参与上述各项活动大多是自愿行为,他们大多以网络联系方式,自由结合形成“驴友”团队。二是传染性。“驴友”探险和其他业外活动呈现出快速发展趋势,很多人积极踊跃参加,“驴友”论坛的传染效应是一个重要的原因。三是松散性。以网络自发形成的外出团队,由于网民的匿名性和网络的虚拟性特征,决定着参加此类活动的人员组成较为松散,甚至相互之间并不进行沟通。四是权利义务的模糊性。“驴友”团队大多没有参加旅游公司,没有合同存在,因此,“驴友”之间、“驴友”与其他主体之间,没有形成明确的权利义务关系。笔者认为应区分情况来划分责任主体和承担责任的方式。

  一是从《合同法》角度分析。

  “驴友”组团旅行可以分为以书面合同、口头约定和没有任何约定三种形式。在第一种形式下,各方权利与义务较为明确,不存在究责难题;第二种形式,虽说有口头约定形式,但是,在实践中存在举证困难问题;第三种形式由于缺乏合同基础,究责更为困难。因此,在开展“驴友”活动中,“驴友”组织者与其他“驴友”之间应签订书面合同关系,同时要和相应的旅行社签订合同,而且应事先购买人身伤害保险,以保障出现意外后能够妥善得到补偿。然而,在现实中,第二、三种形式属于“驴友”外出活动的主流趋势,参与“驴友”活动的人除了自己为自己行为负责外,在司法实践中应赋予“驴友”团队组建者与其他“驴友”之间具有一般意义的“合同”关系;“驴友”团成员之间具有最低限度的照顾救助合同关系。只有固定这种合同关系,才能够让“驴友”们参与和组团更富于理性,避免各类事件的发生。

  二是从参与方式角度分析。

  大多“驴友”团是在个人的号召下在网络上自发组成的,但是,这种“自发性”往往受到个别人的舆论引导。例如:在初始阶段,部分人利用网络匿名性特征,发布不准确信息或者发布虚假信息,甚至采取欺诈、诱导方式组建“驴友”团。只要出现上述现象,“驴友”团队中这些信息的发布者及“驴友论坛”的实际控制者,应对活动中出现的归因于上述因素所出现的伤害事件承担一定的责任。

  三是注意义务角度分析。

  “驴友”外出活动具有一定的冒险性,他们所到达的区域通常是未开发区域,从事的活动具有挑战生理极限特点。因此,对于某些区域,政府应明令禁止开展上述活动,应作出明确的提示义务。另外,“驴友”团中部分“驴友”由于年龄特征、身体状况等因素决定着伤害事件发生几率和可能性。因此,如果“驴友”团组织者了解到该类信息后,凭借自己外出探险或旅游活动经验,应做相应的告诫与提示义务。如果上述主体没有在注意义务范围内作出相关具体行为,那么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